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中电工程
视力保护:
【综合】情系电力托平生——记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熊显彬
来源:西南电力设计院有限公司 日期:2017-09-30 访问次数: 字号:[ ]

能成为工程设计领域的全国大师,是众多设计人员生梦寐以求的。在中电工程西南院,有一名被授予“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称号的老专家熊显彬,系首批四川省委直接掌握联系的高层次人才,2002年经国务院批准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创造诸多第一的设计人

“从普通的设计人员到主设人,再到设计总工程师,再到副总工程师,我经历了各级岗位的锻炼。我的每一步,都是从实践中走出来的……”谈起五十余年的设计生涯,熊显彬一下打开了话匣子。

1959年,成绩优异的熊显彬考上了重庆大学热能动力专业。1964年,他被分配到了起步不久的中电工程西南院。从此,他与电力设计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干中学,在学中干。在一系列的工程设计项目中,熊显彬得到了锻炼,熟练地掌握了热机专业设计技术,积累了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成为了专业技术带头人。1987年,他当上了设计总工程师。

“最鼓舞人的,应该是漳州后石电厂工程设计”。说起自己曾主持设计的众多工程,熊显彬自豪地提起了这一个。“当时的滨海电厂,我们国家自己设计的超临界机组还没有。而我们则设计出了国内第一个超临界机组电厂。” 1995年,时任中电工程西南院副总工程师的熊显彬主持了漳州后石电厂工程设计。

“其实,设计漳州后石电厂,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熊显彬回忆起设计这个项目的点点滴滴,感触良多,“记忆最深刻的就是设计60万千瓦超临界机组的基座。国内没有先例,那段时间到处走访调研,不停地与施工单位、与供货商三菱公司共同商讨设计方案。”

 

 

为了完成设计方案,熊显彬带着设计人员日夜奋战在矩阵设计室里。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次方案修改,他们终于成功了。按照《动力机器基础设计规范》,他带领的设计团队完成基座的设计方案多达26个。对这些方案逐一按照美国规范进行变形验算,优选出最合理最经济的技术方案,填补了国内没有钢筋混凝土框架式结构设计60万千瓦超临界机组基座的空白。

漳州后石电厂创造了当时多项全国设计第一:占地范围最大但单位容量用地最少的电厂;最长的全钢结构主厂房、全钢厂内输煤栈桥;首个钢筋混凝土框架式结构设计的60万千瓦超临界机组基座;可抵挡12级以上台风、国内海滨电厂首创的扭王字块防浪护堤;一次性设计建设、全国取排水量最大、中央水泵房最长的海水循环冷却系统;国内首创、直径达120米的全封闭环保圆形贮煤场……这些首创设计让后石电厂成为全国模范示范电厂。

谈到熊显彬电厂设计生涯中的得意之作, 不得不提起“西电东送”大型骨干坑口电厂贵州盘南4×60万千瓦电厂。“这个电厂还上了《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呢!”老人饶有兴趣地找来杂志,指着那篇名为《黔西煤海:与沧桑共舞》的文章,说:“这儿讲的就是盘南电厂,一座建在矿区的电厂。”

盘南电厂于2001年开始设计,2009年四台机组全部投运,荣获电力行业设计二等奖,是中国西部电力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因为意义巨大,所以设计难度也相当不小。“电厂建在贵州盘县,这个地方小煤窑多,岩质煤夹层,基础设计复杂,我们做了很多关于耐压和承载力的科学试验来验证我们的设计方案。”

“它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电厂建在矿区里,直接用皮带输煤进电厂,节约运输成本。这种煤电联营电厂在国内是非常少有的设计,也代表了我们西南院坑口电厂设计的技术实力。”熊显彬谈起这个工程,如数家珍,“因为输煤方便,设计储煤天数只要5天,调整了储煤仓大小,节省了电厂用地;电厂围墙外皮带一米处就是煤矿,这种景象特别难得……”

大家眼中的“好人”

“好老师、好领导、好朋友”,对多重身份的熊显彬,共同“战斗”过的伙伴们给出了一个“好”字的评价。

“我们都是在熊总的关怀和帮助下,慢慢成长起来的。”提起西南院的这位设计大师,中电工程西南院副总经理毛永龙说:“不明白的地方去请教他,他总是热情地跟我们交换意见,尽量不让我们走弯路。”

“年轻人是希望,能进行传帮带的,我都尽力而为。”熊显彬谦虚地说。20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每新进一批年轻人,西南院都要对其进行培训。一直以来,熊显彬都是培训班的主讲人,他给新员工们介绍电厂设计的基础知识,提高他们的基本认识和设计能力。在任工程处长的时候,熊显彬还从各处室选拔一些优秀人才做设计总工程师,大胆使用年轻人。

 

 

电力工程设计是一个集体性劳动,不管是科研,还是制订方案,都需要十几甚至二十几个专业的配合。离开了任何一个专业,都是不可能完成设计任务的。作为总方案的“拍板人”,熊显彬总是细心倾听各方面的意见、然后解决问题。“只要实事求是,充分听取群众意见,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熊显彬阐释自己的领导之道。

“像熊总这样大师级的人物,他却一点架子都没有。”发电工程分公司总经理许敏回忆说,“以前当设总,我们工作忙的时候,他主动帮我们分担。有一次本该我到北京向集团公司汇报方案,结果他却去做了。这样的事例太多了。”

“我和年轻人工作生活打成一片,他们都喜欢和我一起工作”。熊显彬爽朗的回答,也印证了他和年轻人的朋友关系。

永不停歇的大忙人

“如果你们下个星期来,根本就找不到我。我又要出去参加四川省优秀勘测设计工程的评审工作了。”随口一说,记者才了解到熊显彬的退休时间安排得如此紧凑。

2001年12月,熊显彬退休了,但他却没有享受过清闲的晚年生活。中电工程西南院成立专家委员会,他被聘为专家委员会的成员,担负工程设计管理工作,继续工作在电力设计的战线上。

回忆起在专家委工作的日子,熊显彬充满了感情:“那时我们的工作安排确实比较紧张,经常加班加点。有一段时间,我都在某地现场负责封闭设计,平时都不能回家,隔一个礼拜才放一次假,晚上加班更是常有的事。”为解决我国电力建设紧张的现状,熊显彬尽管感到辛苦,却没有丝毫的怨言,“我们还需不停地学习,因为设计涉及多专业的知识,只有在工作中不断学习,不断地积累经验,设计能力才会提高。”

除了做好工程设计,熊显彬还将多年的工作经验梳理成文字。2005年,他撰写的《电力设计要贯彻可持续发展战略方针》一文,在节约土地、节约用水和能源,提高环保等方面发表了独到的见解,被收录在《全国勘察设计工作表彰大会暨新时期设计指导思想研讨会经验交流材料》中的大师篇。

“西南院的工作还需要我,而我也应该把自己掌握的知识和经验奉献出来。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还会干一段时间。等年轻人成长起来了,我就可以退下去了。”熊显彬经常这样说。这一干,又是10年。直到2013年6月底,熊显彬才放下手中的设计工作。

 

 

尽管离开了自己热爱的电力设计岗位,他还是没能彻底闲下来。从2002年起,熊显彬就陆续开始担任四川省优秀勘测设计工程、四川省工程设计大师、四川省科技进步奖的评审工作。“评审工作还是比较辛苦,有时候看评审材料一坐就是一天,”他笑着说,“不过,每次看到咱们西南院的发电、送电、变电项目获奖的时候,还是相当地高兴啊!”

“待会儿啊,我还得陪老伴儿去买菜”,熊显彬提起老伴儿,骄傲盖过了愧疚,“以前工作太忙,家里的事儿,我基本不管,多亏老伴儿料理家务。现在有空就陪她买买菜,散散步,也是我最大的爱好了。”

临别前,熊显彬寄语西南院的青年同志。他说:“年轻人要多做多干,设计的经验是干出来的,不是书本上写出来的。年轻人要有责任心,设计人员少画一根线,国家多花上千万。”寥寥几句,是他70余年的人生智慧,也是他设计工作几十年如一日的真知灼见。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